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绛帐传薪

绛帐弦歌礼赞

[ 信息发布:添香 | 发布时间:2016-03-28 | 浏览:1941 ]

“香飘桂子三千里,绛帐弦歌又一年。”绛帐,这圣洁的笔意里涓涓流泻的是一种情怀,漫过岁月沧桑,承受人间万千悲喜,抛去宦海沉浮,静静地把才情诗意编进著作,载进史册。设帐讲学,就犹如清歌一曲,唱响华夏执教之新高。绛帐,因马融而得名。
马融,东汉儒家学者,著名经学家。他著有《春秋三转异同说》,并注释了诸多历史古奥典籍,学识横跨儒道两大领域,是两汉时期无人得以超越的集大成者,是继孔子之后开创了最大的育人教化场。
生命是一场旷大的修行,岁月是一场又一场的花开,人生途路,处处荆棘。我拨开迷雾,放眼马融曾走过的路程,蓦然听见他千古一声长叹,悲喜交织。
关中平原的路,坚实而致远,那才俊青年,一袭青衫,踽踽独行,从早阳到日落,从意气风发到皓首苍颜,走出了坎坷,走出了盲从,走出了教育的禁锢,走出了迷茫到清明的人生境界。
终南山,雾霭泛起,山峦隐现在笼纱的白雾中,沉沉入睡。一抹霞光穿透云层,雾气升腾、漫散,唤醒出清朗俊逸的身躯。终南山是写实的,它群山葱翠,素云苍穹,风骨奇傲。马融于此,寻高师著名学者挚恂,隐居终南读书。
岁月递进,少年博学渐入佳境。自傲,是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。那青年,那点点滴滴的持才倨傲,怎能逃过恩师的眼睛?更是惊扰了一位女子的芳心。
貌美如花的碧玉,是挚恂的女儿。人中玉凤一般的女儿不输男儿才情,执意要与马融比个高下。高师笑吟吟出题:字谜,一牛生两尾。马融顿时抓耳挠腮,不知所以然。碧玉挥笔写下“失”字。二题:牛嫌天热不出头。马融即时得意忘形的写下“伏”字。碧玉微然一笑写下了“午”字。你顿时面红耳赤,嘟囔道:那只不过是你擅长的罢了。挚恂高师微微蹙眉,他知道马融善于易经推理,于是又出第三题:一年轻妇人与丈夫儿子失散,寄居尼姑庵。夜晚入梦,梦见庵里尼姑让她推磨磨小麦,她气累之余绝望跳入池塘轻生,满塘荷花也随同哀哀败落,何解?马融陷入云里雾里寻不出一丝脉络。碧玉沉吟片刻,答道:磨麦见麸,莲花瓣落见籽,不久后他们一家将团聚。挚恂哈哈大笑,佛袖而去。自此,马融戒骄戒躁,潜心学习,学识与日俱增。
静夜,一弯钩月斜斜挂于树梢,渲染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的意境。一对才子佳人一唱一和,吟诗逐句,乐不思蜀。
终南山,有暖风、早阳和大片的蓝色明媚,曼妙出一幅锦色画嫣。一窗轻纱,一对才子佳人,携手接受挚恂的祝福,结成秦晋之好。
三十而立的马融,饱读诗书,带着满腹才情携妻游学凉州,恰逢边关动乱,无处施教,更是无食果腹,他先是拒绝了将军邓骘之召唤入府为官,后又迫于生计,从政大将军府舍人一职。自此,一弦风声,打开了宦海沉浮,深不见底的官宦之路,艰涩难行,几番生与死的较量,浮浮沉沉。仕途,是马融一生都不曾预料的苦痛。
他这一反复拒召、赴召的举动,招致了后人对他行为的猜忌。中国古代皇帝一直以正宗血统为尊,为最高统治者。皇帝弱小也要是大臣辅佐才是正道,妇人不得参政。当时马融所处的朝廷是由邓太后主政,娘家人辅助,此举动被称作为‘外戚’势力。不管外戚有没有能力管理国家,都是儒家学子及那个社会所不耻和不能接受的。作为传统观念学者的马融,排斥外戚是合情合理的传统思维,或许就是这样的心理作祟而拒绝了外戚邓骘之召唤,后迫于生存糊口又应召。我觉马融此举亦不为过,人总是要先存活,后发展。我看见一篇文章说:张贤亮在国外看到许多华人作家,谁给钱,便去写一篇痛骂共产党的文章。张贤亮拒绝这种做法,他回国入党、从政、提建议。就算是马融没有此境界,他还有一腔忧国热血,否则他又何苦上书指出朝廷弊政而招致祸端呢?
东汉永初二年(公元108年)马融晋封校书郎中,就职于首都洛阳国家图书馆。此时,当政朝廷政治举措失当,边关狼烟四起,马融挥笔直书朝廷管理疏漏,洋洋洒洒一篇奏章,得罪了当朝执政的邓太后,骄奢跋扈的邓后下令,马融十年不予升职。政治上的陷落,同僚的讥笑,岌岌可危的命局,就好似一扇巨大的门轰然关闭,将忧国之情连同博学、尊严拒之门外。
落魄绝望之余,马融心生归乡之意上书辞呈,竟惹邓后勃然大怒,下诏书,各级官府永不得录用。一茶一酒,挥不去满心惆怅,学以致用,绝决无望。
近几日,我查看了历代名家点评马融的文章、辞赋。马融弹劾李固,成为历史名家对他口诛笔伐的硬性提纲。我不禁想到,生存夹缝的胁迫,那诸多侃侃而谈的历史名家们又该能作出怎样的抉择?那样的年代,那样的家天下的思维帝国,政治斗争哪一方就绝对是真理?哪一方又能给予人民幸福与稳定?我不敢妄说,历史就是一枚烟雾弹,我们很难用今天的眼光、角度去评定,去还原历史。历史早已被埋进了沉黄的土地,留给我们是无尽的思考。若干年,邓太后驾崩,汉安帝执政,马融又奉诏启程。
甘肃陇南,是秦巴山区、青藏高原、黄土高原三大地形交汇区域。天蓝,地阔,丘陵盆地纵横交错,是交通要塞,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新任太守马融,俯瞰管辖疆域,目光高远,他深知陇南要塞是重要驻守之地,熟通兵法的马融雄心勃勃,分析地势,查看防务,上书朝廷加强兵力,修改防务措施。然而,然而朝廷深闭固拒,断然拒绝其请求。时过不久,羌族叛乱,如破竹之势,马融积极请战,亦被拒绝。
汉桓帝执政,马融又出任今湖北荆州太守。当朝权倾朝野的大将军梁翼,罗织曾忤逆过他的马融诸多罪状,马融因受报复而获罪,发配今内蒙古西河套地区。马融完全落陷政治与命运的污浊里,他于途中自杀未遂里,自此,万念俱灰。
黑暗的天幕,官宦出身的子弟,学识渊博的学者,哪里是光明的存身之处?哪里有展尽才华的平台?便是随波逐流,盲目随从,也落得丧魂落魄,灵魂无处安身。从青春豪放到世事沧桑,从早露熹微到夕阳西下,惨败的日子,长满苍苔的心,绝望的了无生趣。就在马融身处荒漠之地等死的绝望之际,朝廷大赦天下,马融又被诏回任命议郎。命运颠簸,仕途诡异,他毅然决然辞去官职,登高望远,放眼家乡,泪水涟涟。
风,轻柔,雨,绵绵,家乡路远,却是慈悲暖意之所在。家乡啊!广博深厚的泥土,不遮,不掩,不粉饰,质朴的情怀从未厌弃远方的游子,它以旷阔悲悯的胸怀,迎回伤痕累累身心俱疲的马融。
大红幔帐高高挂起,悦耳弦乐齐声奏起,蒙尘的心灵洞开巨大的天窗。教学场地,马融容光焕发侃侃而谈,莘莘学子朗朗书声吟诵唱起,一霎时,这声音传遍了绛帐每一个角落,继而向远方,更远方,传播。
马融抛去官宦之路,教书育人,这无疑是他人生的涅槃重生。他搭建绛色帷帐为授教场地,以弦乐伴奏,启用了独特的教学思维,将教学场打造成愉悦的氛围。传道、授业、解惑,开启了他至乐高尚的知识传承,只有教学育人,才是他人生最绚丽的舞台。他将音乐施用于教学场,这是上古及后代人都无人使用的方式。这绝不是标新立异,恰恰是他智慧聪明之所在,也是他贵族出身的一种生命情调。音乐,是能起到荡涤心灵作用的,悠扬的音乐更容易让人身心愉悦,抛开世俗杂念而沉浸在诗意与学海之中。愉悦的教学环境,无疑对施教者与受教者都是情绪上的激发。伴随着音乐侃侃而谈,伴随着音乐朗朗书音,将授业与读书凌驾于更高层次。就像上古的周公,制礼作乐,以乐化育,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一般。又如我们今天的配乐诗朗诵,让文字更加具有了美感与情绪上的愉悦。我想,这样的授教方式应该没有孩子厌学吧?
他另一教学举措就是让高徒层层递进传授学问。有一定学识的徒弟在传授学弟的过程中,不仅加深了固有学识,更是让自己的思维无限扩展,并获取了教学的乐趣与尊严,甚至学生自己也成为一代教育大师。更重要的是,避免了一座大教室,众多学生杂乱无章的学习局面。有后人描述他此举放浪形骸,此为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。我却赞他,彰驰华夏执教之开宏篇章。
绛帐,给了马融一方纯净的天地,施展了他毕生学识。他独树一帜的教学风格,在这一方水土,扬起了教学授业的风生水起。心有所获,智有所明,学有所用,成为千古传诵的一代教育大师,成就了人生价值与人格的超升。
绛帐镇,地处关中平原,它飞越了许多世纪,经历了千古人文的沉淀,成为最为宝贵的历史文化重镇。文化的土壤,如涓涓细流滋润这一方水土,成就了这方土地众多的文人雅士。丰沛的文化素养,教育强镇,是绛帐自古沿存的自豪,它将优秀人才输送到全国各地,尽情舒展满腹才华。绛帐,又是新旧并进的小城,那雀跃碧绿的一座座苗圃是种在田园里的诗意,寄予了富裕美好的愿望。工业园区,又是绛帐人走向高远的志向。新时期,小城修德励志,无处不飞跃。以马融‘绛帐教学’命名的古镇,举目,满目葱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