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学术论文

仙游寄情

[ 信息发布:马融文化研究会 | 发布时间:2014-07-24 | 浏览:968 ]
唐代诗人刘禹锡在《陋室铭》中写道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”在秦岭北麓,周至县境内就有这么一处山色清秀,碧水环绕,“有仙则名”的宝地名刹——仙游寺。
清澈的黑河水自秦岭终南山婉约而下,急湍的河水在金盆口被河中的巨石阻断,折头东流,在狮山脚下形成一个天然的凸地,仙游寺就高居水上。环顾四周,峰峦叠翠,宛若屏障,绿水环流,犹如飘袂,林深闻鸟鸣,花香现蝶舞,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。在今天这样人心浮躁,世事喧嚣的环境中,真是一片可遇不可求的清凉仙境啊!仙游寺闻达于世,当属建于隋朝仁寿元年的法王塔,塔高七层,塔身结构严密奇巧,虽然历经沧桑,几经兴替,遭受了地震、兵灾和风雨的剥蚀,基座、塔身、塔檐砖块脱落,残痕斑驳,但依旧岿然屹立,基本完好,令人叹为观止。
仙游寺源于法王塔而兴,而法王塔则是因为宝藏佛祖释迦牟尼佛的佛骨舍利而建,修建黑河引水工程的时候,仙游寺和宝塔易地重建,人们在法王塔的地宫里,发现了鎏金铜椁琉璃瓶内珍藏的十枚晶莹亮洁的佛舍利子。相传佛祖释迦牟尼佛涅槃后,他的灵骨舍利被高僧们带到世界各地,供广大信徒供奉,其中最著名的是中国扶风法门寺的佛骨中指舍利,和北京灵光寺的佛牙舍利,其次就是发现于仙游寺的这十枚舍利子了。望着仙游寺飞檐斗拱的山门,想到“法门、法王”这两个相近的称谓,不禁让人浮想联翩,遥忆隋唐盛世,珈蓝遍地,浮屠如林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
仙游寺不仅仅风景秀丽,还是一个充满历史人文故事的地方。最早传说秦穆公的女儿弄玉,在这里洞箫横吹,音达九天,悠扬的箫声引来五彩凤凰,围绕在她身边蹁跹起舞。唐朝的大诗人白居易在安史之乱后任周至县尉,与友人同游仙游寺时,有感于唐玄宗李隆基与贵妃杨玉环悱恻凄美的爱情故事,在这里写下了千古名篇《长恨歌》。诗中写到;“杨家有女初长成,养在深闺人未识,天生丽质难自弃......云鬓花颜金步摇,芙蓉帐暖度春宵,春宵苦短日高起,从此君王不早朝......六军不发无奈何,宛转蛾眉马前死,花钿委地无人收,翠翘金雀玉搔头......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
诗人唯美主义的叙事风格,把贪婪肉欲香艳,荒废朝纲,从而引发安史之乱的唐玄宗,独辟蹊径地演绎为李隆基与杨玉环两个人之间感天动地,柔肠寸结的爱情悲歌,作者高超的时空转换手法和叙事能力,让人击节赞叹。作为诗人的毛泽东生前就非常喜爱《长恨歌》,闲暇时两次手书,其作品近年在香港出现,诗篇与书法相得益彰,珠联璧合,弥足珍贵。斯人已逝,佳作难觅,这也成为仙游这个地方可以流传千古的轶事美谈。
塔基保留的石碑上还留有唐朝画圣吴道子的画章,画中人物身上的衣袂飘带好像在迎风飞舞,这种画家独有的风格,被后人特别的称为“吴带当风”。宋代大诗人苏东坡也在这里留下了足迹,有感于仙游寺山花鸟语,古树青藤,环境幽静,独立于世的环境,欣然题记:“客远红尘丛中到此俗缘尽了,堂开白云窝里从兹觉岸齐登。”东坡先贤仙风道骨,豪放旷达,北宋时做过凤翔府的长官,宋嘉佑七年凤翔久旱不雨,苏东坡与太守往太白山求雨,感动上苍,天降甘霖,解除旱魃ba,遂建亭记之,并写下散文名篇《喜雨亭记》。先贤一生失意庙堂,遂寄情山水,遍游神州巨川大河,追求“友鱼虾而侣麋鹿,”的浪漫生活。先贤的恣肆率性,快意人生,令人神往追慕,虽然坎坷一生,但也是“知乐而乐也”的一种生活追求。
在秦岭北麓,周至县去仙游寺的入口,有一个必然要经过的城镇“马召。”自古城西安向西,沿渭水两岸而行,就进入了自西周到汉唐以来,名满天下的历史文化走廊,随便一个普普通通的地域称谓,都有历史的文化对照,都与历史故事有千丝万缕的关联,比如咸阳、茂陵、马嵬坡、钓渭、蜀仓、磻溪、陈仓这些稔熟的地名,无不给人以时空的遐想。那么“马召”这个地名起于何时,又因何事呢?原来“马召”这个地名是因东汉大儒马融而来的。
一提到马融,人们就与大儒、古文经学家、教育家及绛帐传薪联系在一起,但人们并不知道马融青少年时在仙游寺度过的一段石室苦读经历。马家是东汉时期的名门望族,先祖马援就是被称为“马革裹尸”的伏波将军,马融的姑妈就是汉明帝时以贤良闻名的马皇后。优越的生活条件,官宦家庭的出身,聪慧的头脑,自视甚高的性格,少年马融放达不羁,他博闻强记,过目不忘,在家乡几乎找不到可以教他的老师。于是马融被家人送到在仙游寺隐居的大儒挚恂那里,刚到那里的时候,马融恃才傲物,心高气盛,但被同样是承于家学,学富五车的挚恂之女碧玉的一番调侃后,马融才知道人上有人,天外有天,自己的学识与老师相比,相差甚远,就连碧玉也比不上啊!从此收敛了傲气,一心一意跟随挚恂学习。
为了摒弃外界的干扰,专心致志的学习,他在仙游寺不远的山坳里找到一处石窟,早出晚归,潜心修学,为以后出类拔萃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面对马融这样的弟子,挚恂喜出望外,不仅传授了平生的学问,而且把爱女碧玉妻之。时光荏苒,随着马融学识的日益精进,他的名声也广为人知,终于在东汉安帝永初四年,他的声望上达于朝廷,被朝廷召进东观任校书郎中。因为马融是在这个地方奉诏入京的,为纪念马融,这个地方从此就叫马召。由于马融是文化泰斗,仙游寺附近的另一处名胜古迹“马融石室”,吸引了历朝历代来这里游玩的文人墨客、贤士达人,凡来此地都要攀岩循迹瞻仰和凭吊,追思先贤对中华文化的杰出贡献。
建于隋朝时的仙游古寺,由于兴建黑河水库,已经易地重建。当今的仙游寺仍然是青山碧水,桃红柳绿,宝塔白云,美景如初。但是缺少了马融、白居易、吴道子、苏东坡这样一代鸿儒巨擘bo留下的雪泥鸿爪,仙游寺还有这么大的魅力吗?还会这样令人心往神驰吗?“地以人名,人以地传”,厚重的人文积淀,让人追古抚今,产生无限的遐想。